快捷搜索:

温州市低压电器黄金时代已成历史_0

  德力西集团董事长胡成中的葫芦里到底装的是什么药?这是所有胡成中的对手们正在考虑的问题。2年来,德力西和世界低压电器老大施耐德的合作谈判一直是中国低压电器之都温州乐清柳市镇最大的悬念。

  据德力西对手们的侦察,双方一度洽谈的方案是,施耐德以出现金的方式收购浙江德力西股份有限公司50%的股份,保持双品牌策略。浙江德力西股份有限公司是德力西集团旗下最主要的低压电器公司。但此方案在业内遭受各种阻力,比如中国工业电器协会的一些老同志就公开表示反对。此外,凯雷收购徐工、SEB集团收购苏泊尔在国内激起的轩然大波,也给谈判双方带来了压力。

  根据近日公布的方案,两德成立新的合资公司,各占50%比例,以德力西为品牌,董事会人员比率为一半对一半。

  这个方案完全抹去了收购的痕迹。但是这会不会只是双方的权宜之计?双方以何种方式出资?施耐德会不会进一步增加它在合资公司中的影响力

  这些问题暂时都还没有答案。现在唯一可以肯定的是,以施耐德为代表的外资企业,正面杀入了中国低压电器低端市场,强烈冲击着以民营为主的市场格局,正泰集团、德力西集团、天正集团三足鼎立局面遭瓦解。

  而目前的中国低压电器行业早就告别了上世纪90年代高利润的黄金期。2004年以来,低压电器主要原材料铁、有色金属、工程塑料等价格一路飞涨,下游更是深陷价格战泥沼。当前,柳市低压电器行业毛利只有5%左右,净利更少得可怜。全行业性的亏损现象明显,不少企业已退市。施耐德的举动,令德力西以外的低压电器企业内忧外患之感分外强烈。

  施耐德的冲击还不仅于此。裹挟强大资本和技术力量的外资低压电器巨头的加入,还将给整个柳市的低压电器产业集群以猛烈的冲击。

  长久以来,温州柳市低压电器生产基地之所以备受关注,还因为这里是中国民营经济的雅典,是著名经济学家们研究中国民营经济绕不开的起源地,这里也是浙江民营经济产业集群模式的典型代表。

  所谓的产业集群,就是在某一特定区域内,以中小企业为主,自然地形成一个密集、有机供应链和相互服务及协作的经济体,能最大限度地降低成本、市场反应能力灵敏、资源能够很好地按照市场规律流动。绍兴的轻纺、永康的五金、温州的皮鞋、海宁的皮革、嵊州的领带、桐庐的制笔、诸暨的袜业都具有相似的基因。

  柳市低压电器产业集群的特色在于,它形成了几个影响全国的龙头企业,形成了密密麻麻遍布全国的经销网络。但是它同样绕不开产品雷同低价竞争利润太低带来创新能力不足生产更多更低价的雷同产品的恶性循环。在上世纪90年代,连柳市低压电器的经销商都可以拿到30%的净利润,而这种好日子在上述恶性循环的魔咒下,一去不返。

  研究民营经济的专家们发现,产业集群最大的弊端就是整体创新乏力,研发投入不足,柳市也不例外。低压电器的核心技术一直掌握在外资巨头手中,由于对知识产权等问题的顾虑,加上国际的技术和标准壁垒,低压电器产品也难以在国际商场上一展手脚。

  长久以来,外资之所以还难以从民营企业为主的低端低压电器市场中夺羹,很大程度上要归于柳市低压电器产业集群形成的两大优势:低价和网络。但施耐德与德力西的携手,令民营企业的低价和网络秘方不再神秘,柳市的产业集群生态圈完全向外资开放。当然,施耐德能不能融入本土的产业生态,在融入本土产业生态的同时如何注入施耐德的先进管理理念和带来技术革新;在施耐德的刺激下,柳市低压电器业能否找到走出恶性循环的途径,这些都还是未知数。

  但德力西的竞争对手们很清楚,施耐德的胃口很大:2005年,施耐德在全世界有20个成功的并购例子,差不多每个月有2例。

  当然,也有观点认为,国际化的竞争早就已开始,外资巨头入场很正常,中小企业的退场也是自然淘汰的过程。如果没有更强烈的冲击,阻挠产业升级的各种惰性因素将更长期地存在。市场没有永久的平衡,中国低压电器的黄金时代已成历史,接下来的竞争将更为严酷,新一轮企业并购重组可能还将继续。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